新闻动态About Us

首页 >新闻动态

周健工:报纸不会有末日
发布:admin 浏览:1715次

  我看到不止一个欧洲奢侈品的广告,形象代言人(多数是男性),手里拿着或者身边放着一本书、一本杂志、或者一份报纸,而不是某种电子阅读装置。


  平板电脑、电子书正在迅速挤压着印刷品的阅读市场。作为一名从业近20年的新闻工作者,我经历了报纸从纯粹的喉舌走向表达民意、从政府工作的一个部门转向市场化,而阅读也在日益从印刷转向电子媒体。从美国的经验来看,印刷媒体在技术和经济危机的双重打击下,正在迅速走向消亡。似乎这代表了未来的趋势。


  但是,我相信,在全世界许多地方,印刷媒体仍然将作为一种公信的、经典的和诗意的阅读而长久存在下去。


  从印刷读物在一个商业社会以及公民社会里所应承载的功能、它应该有的言论环境、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高度、以及这个行业发展规律本身来看,报纸及其所代表的印刷媒体,在中国还没有发展成熟。没有成熟,就应该准备它将死亡吗?


  从内容来看,报纸的传播经历了记者和编辑的筛选和设计,这一度被认为是报纸的价值所在,现在却变成了劣势,它提供了一种被规定和扭曲的信息,读者们被编辑们用专业化的手段洗脑了。但是,人们也在被一种信息的碎片化、垃圾化、以及信息采集及发布权的滥用而折磨。是的,人们在空前沉湎于信息获取的无限性之中,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得到和发布任何信息。但是,正如每个人也寻求任何装扮风格一样,时尚和经典永远不会消失。印刷读物,因为经过了专业编辑工匠式的文字处理与排版设计,而具备了经典的意义。


  翻开一页报纸,在短时间内接受的信息量,比打开电脑上网或者用手机上网面对着小小的屏幕阅读,体验更舒服:报纸有版面的设计、有图片、图表、标题、字体、文体的搭配等各方面的讲究,几百年来形成了非常成熟的工艺;印刷技术让杂志的翻阅成为一种令网站和手机阅读无法替代的体验。报纸完全可以用更加专业、深入、全面的报道和分析风格,配以优美的写作手法,令那些繁忙的官员、商务人士,甚至那些外行的读者,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,愉悦地吸取编辑精心选择的信息和观点。一句话,读报比读手机更有效、更能承载和传递文字的魅力。


  许多人都在说,印一期报纸要砍掉多少棵树。但是,你知道吗?同样是阅读30分钟,读报比用电脑上网少排放20%的碳。上网搜索一次,相当于排放7克二氧化碳,而上网搜索15次对气候带来的影响,相当于印制一份报纸。报纸可以循环利用6到7次,但电子装置的循环利用就差一些。


  网站庞大(未必是真实)的流量,似乎已经令印刷媒体的传播价值相形见绌,但一个调查结果非常有意思,在电视、杂志和互联网三类媒体的广告效果调查中,杂志单位成本最低,电视次之,互联网最高。


  从商业模式上来看,在美国,那些停止印刷报纸的报纸,其网站收入的增量,不足以弥补报社广告收入的下降,如果把为建立和维护网站的成本算进去,传统媒体网站独立的商业意义目前仍令人怀疑。


  内容的创造者,将不可逆转地屈从于以非良性搜索为代表的商业模式,从而成为媒体食物链的最低端吗?我对此并不那么悲观。从历史上看,当纸张被发明时,它可能贵过上面书写的内容,甚至贵过那些优美的书法,但流传到现在仍有价值,甚至价值连城的,不正是那些文字吗?在我看来,包括以苹果公司代表的各种终端产品,最终可能成为社会的一种基本需求产品;没错,我们可能人人要有一部,但终端与内容之间的关系,甚至各种检索工具与内容之间的关系,在我看来,与现存的纸张与内容、各种渠道与内容的关系没有本质的区别。内容终将胜出,但内容创造与消费的方式要能够驾驭技术的改变。


  手机和各种各样玩弄于掌股之间的终端不能全部取代书籍、杂志、报纸,它们互相补充,可能更多的年轻人最初通过上网获取新闻,但读报纸更高端和可信、甚至标志着某种知识与社会地位。


  报纸这样一种代表了公民、社区、文化、文明、民主的产品,如果因为所谓技术的冲击而早夭,是中国社会的一大遗憾。